我真的不想喷人啊

我真的不想喷人啊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1:31:31

最新章节: 大改中,请勿点击《造神工程》关门大改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第十章 余飞

分所顶层实验室内。

这里遍布着最高端的设备,和无数瓶各式各样的基因瓶。

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人躺在病床上,他的上身插着无数根针管,浑身青筋暴起。

“停下!有人闯进来了!”一个人猛地闯进实验室的大门,对着围在病床边上的几人说道。

“不行,停不下来了!马上就能完成。”其中一人凝重的说道。

“啊啊啊!”躺在病床上的人禁闭着眼睛,痛苦的哀嚎着。

“加大功率。”刚刚说话的人对着旁边的人说道。

“不行,他扛不住了!”

“加大!”那人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“可......”

病床上躺着的人突然咬着牙说道:“我还扛得住。”

实验人员皱着眉,手摸到了加大功率的按钮,将功率加到了百分之百。

整栋大楼瞬间断电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断电了!”

“操!”

在他们交谈的过程中,谁也没注意到,那躺在病床上的人一瞬间睁开了眼睛,他的眼瞳不再是人类的样子,而是变成了金色的兽瞳。

……

一楼大厅内,偌大的大厅原本显得无比宽阔,而现在,那头巨狼甚至已经快达到了天花板一般高,巨狼疯狂的破坏着大厅内的建筑,许多具尸体各式各样的倒在一边。

一个壮硕男子出现在门口处,他脱掉身上穿着的外套,露出了完美的肌肉,速度由快变慢,对着巨狼就冲了过来。

“畜牲!看这里!”一声暴呵响起。

巨狼转头,看向了那冲过来的壮硕男子,张开了血盆大口,对着他就咬了过来,男子一拳打在了巨狼的嘴上,巨狼如同一栋小楼一般的身躯直接被轰飞,撞到了一边的墙上。

它身后的墙壁泛起丝丝龟裂,但巨狼却是没有受什么影响,晃了晃脑袋,狰狞的看向了那壮硕男子。

突然,他对天一声长啸。

实验室顶层,那躺在病床上的男子突然坐了起来。

“你干什么?!现在不能站起来!”其中一人焦急的说道,随后就要将男子给按住。

男子僵硬的转头,两只金瞳看向了那人。

那人心头一震,仿佛身处地狱一般,耳边甚至响起了冤魂的哀嚎。

一道寒光划破空气,男子侧头一躲,身后的墙壁上直接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深痕。

“余飞,你冷静点!”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出现在实验室门口,他的手上,还拿着一把泛着寒光的白色长剑。

“余......飞?”名叫余飞的男子木纳的看向了门口处的持剑男子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那被金瞳看了一眼的男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大小便失禁。

持剑男子眉头紧缩,对着屋内说道:“大家快点走!”

大厅内,一人一狼打的不亦乐乎,巨狼仿佛是铜筋铁骨一般,一次次的被男子打倒,又一次次的站了起来。

“你爹是蟑螂吗?”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着根本打不死的巨狼。

一声声闷响响在男子和巨狼的头顶。

一人一狼对视一眼,巨狼居然嘲讽一般的看了男子一眼。

生而为人,居然被一头狼瞧不起,这能忍吗?更何况是一个身怀绝技的人!

正当男子想好好教育一下这头狼做狼的道理的时候,他的头顶突然发出一声巨响。

随后,头顶的天花板瞬间掉落,一个人影随后摔在了地上。

紧随其后的,是一把白色长剑,那把剑的剑身已经被折断,掉落在了那人的旁边。

壮硕男子的瞳孔瞬间收缩,他知道自己的同伴强到了何种地步,而现在,他却真真实实的被人从顶楼直接打到了底楼。

“快......快走......”

那人刚刚说完,一个人影就从天花板处落了下来,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。

他身后的地面直接凹陷了进去。

“小鱼!”壮硕男子瞪大了双眼,崩溃的吼道。

“走......”名叫小鱼的男子用尽了最后力气说道,随后就躺在了那凹陷的地面里,一动不动。

“我杀了你!”壮硕男子看着踩在小鱼身上的余飞,拳头带着的巨大力量使周围的空气瞬间炸裂,对着余飞就轰了过来。

余飞突然抬起手,抓住了壮硕男子的拳头。

余飞身后直接留下了一道巨大的沟壑,那是拳风带着劲力所留下的。

“什么?!”壮硕男子惊呼一声,想要收起拳头,可是却发现,自己的拳头如同被锁在了余飞的手心一般,根本就拔不出来。

余飞抬起手,直接抓住了壮硕男子的脑袋,用力向地上砸了进去。

咚。

男子的头直接被砸进了地面。

余飞迈着脚步,越过男子的身体,走到了巨狼的面前,半跪了下去。

……

轰隆隆。

火光冲天,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,浓烈的黑烟燃起。

“那好像是造神工程的分所。”飞车侠剁着猪肉的手突然停下,看向了远处燃起的滚滚浓烟。

蹲在角落里的陈放没有任何预兆的站了起来,对着冒着浓烟的地方就冲了过去。

“哎,小兄弟!”飞车侠脱掉身上的围裙,从窗口处走了出来,想对陈放说话,可陈放早已经跑了出去。

“老板!还卖不卖啊?”

“停业了!”飞车侠撂下一句,就从屋内推出了那辆摩托车。

“我也要去!”刘向雨也从屋里跑了出来。

“小屁孩,你去能干啥?”飞车侠坐上车,打着火,就要离去。

刘向雨突然挡在了飞车侠的前面,抓住车把不折不挠说道:“我就是要去!”

飞车侠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走吧。”

……

“怎么会这样?”陈放站在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的分所门口,脸色铁青。

再怎么说,造神工程对他有恩,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对造神工程不管不顾。

一个人影从火焰里一步步走出,他赤裸着上身,裤子上已经燃起了几颗火星,但他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,任凭着火焰灼烧身体。

他木然的走着,远远看去,他的那对金色眼眸显得异常诡异。

他望向了陈放,那对金色瞳子,就像是审判者对待犯人的眼神一般无情。